财神娱乐场送128彩金

联系方式
联系方式

一句毫无意识的话会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2017-09-06 15:40     来源: 未知【 关闭
  
有些事情真怪。我遇到了。
  
  2008年5月12日下午1点37分,我们说到了地震。在北京老舍茶馆里和一个北京的朋友边喝茶边闲聊。我在向他介绍我的家乡,说我的家乡是怎样怎样的富庶、丰铙,有专家一直在提议把首都搬迁到我们那里。他不以为然,突然说道:“可是北京一千多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地震啊”。我说我们那里也没有发生过。---但是,一个小时后,地震发生了。
  
  下午3点,在国家信访局的一间办公室里,我和几个人在探讨一个问题,突然我的一个老乡叫了起来:“怎么地震了?”挂断电话,他说家里地震了,不过不太厉害。我立马拨夫人的电话,不通,再拨,还是不通。急得汗都要往下流。2分钟后夫人电话来了,说家里地震了,房子乱摇晃,人们都往大街上跑,不过没有倒塌的房屋,问我这里怎么样。我说这里没感觉,并说了要他们小心一类的话。
  
  4点多回到宾馆,打开电视没有地震的消息,见大厅里的服务台上有电脑能上网,我查了一下,这次地震范围很大,波及十几个省市,北京也有震感,震中在四川的汶川。随后电视里也开始播报地震的消息。再随后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的看有关报道。当看到温家宝总理从我们的家乡视察工作后直接奔赴灾区的消息,我感动的要流泪---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啊,亲临一线!当看到武警战士把一个小女孩从瓦砾中解救出来的时候,我们的心都揪得紧紧的----一个苦命的、幸运的孩子啊!。。。。。。
  
  我们的心情随着电视的转播而跌宕起伏。
  
  今天是距离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还有88天!
  
  突然,我想到了雪灾,想到了藏独,想到了火车相撞。。。。。
  
  你到底怎么了,我的祖国!
  
  然而,我还有我的工作。我还要离开北京回家去。
  
  今天早上7点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浏览网页,看灾区实况,看政府各部门的行动,看我们人民子弟兵的英勇顽强,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壮观画面!---但我不想看亲人的哭泣、不想看白色单子下面那一具具裸露着脚趾的。。。。。
  
  我的心在颤抖。
  
  打开QQ,看到了网友的留言:谁也不曾料到,这是如此艰辛的一年。2008我们热切期盼着的阳光和欢笑,却不料被一路风雪阻隔。2月肆虐的雪灾,冻裂了中国大地。3月的西藏骚乱烧伤了美丽的圣地;4月的奥运火炬全球传递受阻,刺伤了中国人伸向世界的双臂;善变的5月胶济铁路火车相撞,撞碎了多少旅人的梦;突然传遍全国的儿童手足口病令全国父母心头纠结;震动传及东南亚的四川大地震,憾及整个中国的灵魂。。。。。。然而,中国在低头抱怨吗?没有,中国挺起了他的脊梁!
  
  
  
  九八六年的十一月底的一天,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我好运降临了,厂长安排我去上海采购设备!真的好高兴啊,作为农村出身的孩子,从未出过远门,这次可要大开眼界了哈哈,可是我们原定于元旦节结婚的啊,怎么办呢?回去和未婚妻商量她也拿不定主意,那时她是一个乡镇的妇联干事,只好请教她的党委书记,那书记是个女的很会体贴人,就建议我们一起去,算旅游结婚了,呵呵,这个建议不错!于是就征得双方家长的同意,来个公私兼顾,开上介绍信(没办结婚证啊),借了一件皮大衣,穿的厚厚的(据说那里很冷)就上路了。
  
  其实要办的公事很简单,就是到上海红星锅炉厂买一套锅炉及辅机,厂长说你先去,款项给你汇过去,你把手续办完后找一家托运部交给他们就行了。呵呵,就这么简单,没问题!
  
  可是,就这一次出门,让我着实体验了一回“在家千般好,出门一日难”的说法啊
  
  那时的火车车次少,跑得慢。从我们这个小县城到上海需要到郑州、徐州各中转一次,总共需要三天时间吧,同时车厢里人多的能把人压成柿饼,未婚妻实在受不了了在夜里两点多车到蚌埠站时非要下车,隆冬的夜晚,我们在陌生的大街上寻找旅社(那时不叫宾馆),各个店铺都关门闭户,没有车辆,没有行人,昏暗的路灯下掠过阵阵寒风,好不容易敲开了一家旅社(好像是一家水产招待所)的大门,一个守门的老头挺不错,给我们开了一个房间,但是没有热水、没有电,只好囫囵身互相依偎着躺在床上,将就着熬到天明。-----这应该算是我的新婚之夜吧,真的太委屈了我的妻子!
  
  第二天继续南下,车到苏州时听到满车厢的叽里咕噜的江南俚语,心情陡然紧张起来!仔细一想离家太远了,简直就像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国度,在这里没人会照顾你,没人会关心你,甚至害怕有人会算计你!而且身边还有一位容貌不算太差的妻子需要照顾。不自觉的感到身上的担子太重了,心里感到极度的恐慌和压抑。
  
  还好,邻座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大哥,经过攀谈得知他是上海长征皮鞋厂的一名工人,名字叫征红根,在苏州探亲回上海,这个大哥哥的确不错,一路上陪我们聊天,给我们介绍上海的风土人情,因而紧张的心情慢慢的放松了。到达上海站时大概是晚上9点左右吧,这位大哥哥又帮我们辗转了好多地方总算找到了一家不大的旅馆,睡了两个加铺(上海话叫‘嘎铺’)。我们非常感激,在分手的时候送给他一袋从家里带去的苹果,他说什么也不收。啊,上海的好人!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?生活还好吗?你永远在我的心中,祝你平安!
  
  那家机电公司在宝山路上,我找到那里后接待人员说货款没到,让我打电话去催,于是又去找邮电大楼打长途电话,先登记然后等人家给你连接电话,目不转睛的看着电子屏幕的提示,连上厕所都不敢去,生怕错过了时机,那个情景,感觉过一分钟比过一年的时间还要长!
  
  等了大概4、5个钟头的时间,终于等到提示了:xxx号到x号间接电话!我疯了似的跑过去抓住电话,厂长那熟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,我激动的眼泪就要掉下了,他安慰我说货款马上就到你再等一下,在上海好好玩玩,不急。于是我就等,和妻子到外滩,到南京路,到城隍庙一连玩了5天,妻子的假期到了她要先回,我不放心但很无奈,没办法只好送她先走了,诺大的上海市留下了孤苦伶仃的我!
  
  接下来我就跑机电公司,跑邮电大楼,漫无目的的坐着4分钱一站的公交车逛上海,忍受着你问路人家头都不抬的上海人的孤傲,聆听着无论如何也听不懂的江南俚语,晚上住在地下室的旅馆里想家,这样的日子过了整整一个月!
  
  终于,货款到了,设备提了,手须办妥了,坐上真如------洛阳的火车回家去!再见了上海,这个让我梦绕魂牵,让我无法评论的大城市!我真的解放了!------到家就是12月28号,离我正式结婚的日子只差2天!
  
上一篇:刚把这棵树弄好就到中午休息的时间了 下一篇:没有了